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少年江湖行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传奇故事

“绿流茶庄”是方圆百里数一数二的大荼庄,东家姓白。这天他对茶庄李掌柜说:“李掌柜,又到收茶季节了,你看我这身体越来越不济,看样子又得麻烦你亲自跑一趟了。”

李掌柜也已是鬓发斑白的人了,一张面皮却像抹了黄油一样黄得发亮,人送外号“黄面虎”。他听了东家的话,忙说道:“那是自然的,我都准备好了,明天一早就出发。”

话音刚落,有人插进话来:“李掌柜,明天我也要去。”

插话的是少东家白一堂。白一堂年方二十,生得英姿勃勃胆量过人,平日里读书吟诗之余,更偏好舞刀弄棒,三五个大汉都近不了身。

老东家听了儿子的话,顿时把脸一沉,说:“黄口小儿,不晓得天高地厚,你以为出去贩茶是游山玩水吗?那是闯江湖,懂不懂?乱世江湖之险恶又岂是你想的那般简单。”

白一堂毫不退却,大声说:“你们现在还能跑跑,可等到有一天你们跑不动了,茶庄怎么办?”

老东家蓦然一惊,沉吟了好一会儿,说:“这话倒也没错……要不,李掌柜,你就带着他出去历练历练吧!”

李掌柜点点头说:“出去倒也无妨,不过我的为少东家的安全负责,这责任太重了。少东家,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,我才敢携你同行。”

白一堂大喜,说:“甭说三个,就是三十个我也答应,你快说!”

李掌柜说:“一、出去时穿的是破破烂烂,吃的是粗茶淡饭,住的是普通客栈;二、身上不许带一文钱;三、决不能跟人使性斗气。少东家,你若有一条不答应,我恕难从命。”

白一堂意气风发地说:“这三条又有何难,我全答应了。”

望着儿子无所畏惧的样子,老东家眼里却露出忧虑的神色来,低声说道:“他能行吗?”

李掌柜却微微一笑,说:“我看行,东家,少东家这样子真有你当年初闯江湖时的风采哩!”

事实证明老东家太过虑了,这一趟贩茶之行竞意外地顺利,一路上风平浪静波澜不惊,一行人押着几马车上好的茶叶就高高兴兴地回程了。走着走着李掌柜忽然命令大伙不走回头路,而是从另一条生疏的道路绕路回家。

白一堂不解地问道:“李掌柜,咱熟门熟路的不走,为啥要走一条不熟悉的路?”

李掌柜一脸的高深莫测,说:“这就叫出其不意。少东家你想,万一有歹人算计上咱了,他知道咱会从这条旧路回来,便会事先设下埋伏,那时咱在明处,他在暗处,咱又有这么多茶叶,一旦交起手来打不过又跑不快,损失可就大了,所以咱要走另一条道。”

白一堂听了不以为然,旧路不走,走不熟悉的路,风险岂不是更大吗?再说世上哪有那么多歹人,咱一路上来连个小毛贼都没瞧见。不过他心里这么想,嘴上可没说出来,毕竟出门在外,李掌柜说了算。

一路上晓行夜宿,不几日便来到一个相当繁华的大镇子。在一家旧客栈住下后,白一堂再也按捺不住好奇,说:“李掌柜,我想到镇子上随便逛逛,如何?”

李掌柜正呷茶,还没开口,几位伙计一起劝了起来:“少东家,越是这时候越要小心,好多事就是因为快要成功了,一时麻痹而阴沟内翻船哩。”

白一堂急了,正要叫,李掌柜放下茶碗开口了:“行,你就出去玩一趟吧,这一路都没能吃好玩好,想必把你憋坏了,不过,切切记住那约法三章。”

白一堂一听高兴坏了,立即大步流星地上了街。这镇子果然繁华,什么玩意都有,有好多东西竟是白一堂闻所未闻的新鲜玩意,只可惜被李掌柜管得死死的,他兜里一文钱也没有,也只能过过眼瘾了。

正逛得高兴,忽闻到一阵奇异之极的香味,白一堂恰好饿了,此刻一闻这香味更觉得食指大动饥肠辘辘,顺着味道找去,原来是一家铺子在卖熟肉。

白一堂拼命咽下口水,问那店小二:“小二哥,这是什么肉这么香?”

那店小二听了打量白一堂一眼,说:“天上龙肉,地下驴肉,这就是驴肉,懂不懂?”

白一堂大喜,家乡没有驴,所以从没吃过驴肉,不过驴肉之香他可是早有耳闻,不想今天遇着了。

可是,还是只能过过眼瘾而已,白一堂咕咚一声咽下口水,转身刚要走,那店小二一脸不屑地又开口了:“一个子儿也没有,问什么问?穷鬼!”

白一堂一听,这气“腾”的一下就冒上来了,不就是自个穿得破烂一点吗,狗眼看人低!刚要发作,又想起李掌柜的约法三章有不许斗气这一说,只得把火气强行压下了。谁知刚走了两步,那店小二在身后又阴阳怪气地开腔了:“外地佬,没银子就别充大爷,还是赶紧要饭去吧!”

这狗奴才还真把我当成要饭的了!血气方刚的白一堂再也忍不住,回头怒气冲冲地叫道:“你说什么?有种再说一遍!”

那店小二丝毫不惧,斜着眼说:“我再说十遍你又能怎样?你嘴倒蛮硬的,可倒是掏出银子来啊!”

白一堂一撩衣衫,使劲摘下香囊,从里面倒出一粒金豆子,说:“你睁大眼瞧瞧,这个可买得起驴肉?”

原来白一堂答应了李掌柜不带一文钱,可一时半会的少爷脾气哪里改得了,所以还是偷偷带上了这粒金豆子,不想今天派上了用场。

那店小二一见金豆子眼睛就直了,说话也结巴了:“有这个当然买得起了,少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,我这就给您切肉,少爷您说,切多少?”

白一堂顿觉扬眉吐气,痛快地说:“切十斤,多了赏你。”

那店小二忙得屁颠屁颠的,不大工夫便切好了十斤驴肉。白一堂心想这么多驴肉正好带给大伙尝尝鲜,提了肉正要走,有人说话了:“大爷,我们饿坏了,你行行好,赏我们一点肉吃吧!”

白一堂回头一看,是几个真正要饭的,这些要饭的身上肮脏无比,站在面前酸臭味直往鼻子里钻。那店小二捂着鼻子要撵,却被白一堂制止住了,白一堂笑着说:“瞧见没有,我也是个要饭的,咱们这就叫有缘,这驴肉,全给你们了。”白一堂说着递过那一大包驴肉,直看得店小二都傻了,心说这么多昂贵的驴肉都给了乞丐,这家伙莫不是个傻子?

领头的高大乞丐接过驴肉也不说声谢,反而伸出脏兮兮的手,一把抓起两块肉递给白一堂,说:“我们一起吃如何?”

白一堂接过来,把肉丢进嘴里,吧唧几声,咽下,叫道:“好味道,可惜没有酒。”

那高大乞丐一伸手,竟从身上背的要饭袋子里掏出一葫芦酒来,说:“这不是酒又是什么?”

大笑声中白一堂和几个臭烘烘的乞丐就地坐下,然后伸手抓肉大嚼,再轮流就着葫芦口大口喝酒,一时间称兄道弟,眉飞色舞,喧闹震天,直看得众人眼都直了。

白一堂只顾使性子快活,不知道远处站着一个人,把这一切尽收眼底。那是李掌柜,他眼中的担忧之色越来越浓了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大伙赶着一长溜马车继续赶路,在一条险峻的山道上,忽听到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:“东西留下,人走,不然人货全留!”

众人吃了一惊,循声一看,原来不远处的草丛中有条大汉正在烤火,正是暖洋洋的春天,这人竟在烤火,但是脸上半点汗珠也没有!更奇怪的是,大汉竟以手劈木柴,手落柴开,好硬的手掌,纵使大伙一起上也绝不是他的对手,众人脸色顿时变了。

李掌柜上前两步,说道:“好汉,是昨天那卖驴肉的店小二给你报的信吧?”

汉子看上去吃了一惊,站起身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李掌柜叹了口气,说:“这还用说吗?那店小二眼好毒,他只一打量便看出我家少东家举手投足间不是要饭的模样,便一个劲地拿话来激他,激得少东家掏出香囊倒出金豆,店小二终于确定这是个肥羊,便通知你在此打劫,是不是?”

白一堂一听羞愧无比,难怪李掌柜要跟他约法三章,但是他昨天一口气违背了其中两条,花了钱、斗了气,果然着了歹人的道!

那汉子听了不由得收起轻慢之心,对李掌柜说:“想不到你倒是个老江湖,可即使如此,咱也得斗上一斗!”

李掌柜躬腰说道:“好汉,这是我第一趟带少东家出来闯荡,我无论如何也得给老东家一个交代,你能不能给我个薄面,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?”

汉子傲然说道:“我只认银子,不认面子!”

话音刚落,白一堂大声叫道: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李掌柜,是我不听你话露了行踪,如今出了事也与你无关,让我跟他斗上一斗!”

白一堂提了刀就要上前,那汉子见了一竖大拇指,说:“不错,日后必是一条好汉,来来来,我只用肉掌跟你斗。”

李掌柜一把拉住白一堂,只见他原本就黄亮亮的脸今天黄得更厉害了,像是要滴下油来,估计是给吓的,白一堂出了事他无法面对老东家啊。李掌柜说:“好汉,你既不肯给我这个面子,我还留着这张脸何用?”

说着一伸手夺过白一堂手中的刀,反转刀头就朝脸上划了下去,白一堂和众伙计吓得大叫,想要拉开已来不及了。可是,奇怪的事发生了!

只见李掌柜把锋利无比的刀尖在脸上划了又划,哧哧声不绝于耳,却没有半滴血流出来,那刀竟刺不进肉里去!

汉子手硬,李掌柜的脸皮更硬!

那汉子惊呆了,说:“世上竟有这等邪门的功夫?不好,碰到棘手的了!”说着转身就跑,白一堂正要长出口气,忽听得有人叫道:“大哥,拿下了没有?兄弟们,一起上!”

话音一落,只见丛林中如狼似虎般奔过来一队人马,人人手中拿刀拿棍,打头的竟是那店小二。这回连李掌柜脸色也变了,看上去更黄了,好汉难敌四手,恶虎架不住群狼啊。就在万分危急的时刻,有人不急不慢地说道:“白兄弟,不要慌,我们来了!”

白一堂扭头一看,是昨天一同吃肉喝酒的乞丐们慢悠悠走了过来。

只见那高大乞丐走到店小二等人面前,大模大样地说:“我说小二,你瞎了狗眼不成?昨天我这兄弟已跟我吃过肉喝过酒,从今往后他就是我兄弟了,你今日劫他,就是劫我,懂不?”

再看那店小二,一听这话立马把刀放了下去,丐帮之中卧虎藏龙,这天底下最惹不起的就是他们,当即一声呼哨,所有人顿时走了个无影无踪。高大乞丐也不多卖弄人情,一拱手说道:“兄弟,从此往后这条道就没人敢惹你了,青山不老,绿水长流,哥先走了!”一晃全没了踪影。

当大伙一路感叹着回到家,见过老东家后,趁着身边无旁人,白一堂再也忍不住,问:“李掌柜,你这脸怎么连刀也划不动?这到底是什么功夫?”

李掌柜哈哈一笑也不回答,而是把脸泡在一铜盆清水之中,过了一会伸手一揭,竟揭下一张黄澄澄的脸皮来。李掌柜说:“我的脸哪有那么硬?瞧,这是一张纯金超薄脸皮,高手精心打造而成,再用鱼胶粘贴在脸上严丝合缝,刀尖自然就划不动了。江湖中高手太多,哪能全靠蛮力,智取才是不二法门。少东家,我之所以走不熟悉的路回家,就是因为这趟出行太顺利了,我怕你从此会轻视江湖,所以走了一条险道,存心让你历练一番。”

老东家问道:“李掌柜,这小子表现得还行吗?”

李掌柜一脸的欣喜,拱手说道:“东家,恭喜你有此虎子,少东家不嫌下贱结交乞丐,危难时候不躲不让,反而挺身而出,比起我们,更多了一份仁义侠骨,行走江湖第一仗便赢得了个满堂彩,正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我敢说,假以时日必成大器,老东家的偌大家业,日后可以放心交给他了。”

三人一齐大笑起来。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绝情刀 下一篇:边关夺饷